烟烟烟

[小魔禁][阿尔格伦]单恋同盟-P站无授权翻译

呀♥我又来了~这次也是P站无授权翻译,cp是阿尔格伦,没错这俩我都吃...

这次是克里斯托弗和阿尔酱的谈话呢,设定是超喜欢格伦的阿尔酱,格伦末尾出场,时间大约7卷之后,文里那个萨义德是7卷的小boss,文中小括号都是克里斯托弗的心里想法,文里提到的少年时期大活跃是官方短篇,贴吧有下载。嗯,翻的还是很烂,完全没有进步,有一些地方不好翻,我就照自己的来了。

再重复下,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请不要转载!!!侵权立删。

原作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416631

———————————————————————————————

  单恋同盟


「十分抱歉,这么忙的时候却把您叫出来,阿尔伯特桑」

这是在某个温暖的阳光照耀下的晴朗午后

位于费吉托南部,开放式的露天咖啡馆里

两个身着宫廷魔导士团礼服的年轻男子坐在桌边。阿尔伯特和克里斯托弗。

透过树荫的阳光碎屑在他们的礼服上闪耀
「你这么郑重其事的来找我商量真是少见啊,发生了什么?」
阿尔伯特在咖啡店点的单是超・豪华的下午茶三层塔

最上层摆放着蛋糕、果冻甜品和时令水果制作的水果挞。中间层有着一圈凝脂奶油包裹的小烤饼点心和装饰精致的小蛋糕。最下层是色彩鲜艳的三明治和烟熏三文鱼的料理吐司。英式下午茶的传统风格。

这个是,男人之间可以吃的东西吗……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吃这个超・豪华的下午茶三层塔的克里斯托弗,内心充满疑惑……

「我一个人的话吃不完,你也要吃吗?」

「我、我就不用了……。……额、我就吃三明治就可以了」

虽然阿尔伯特把三层塔向克里斯托弗那边推了推,但是从这个喜欢甜食的大前辈那里夺走甜食的话感觉不太好。

坐立不安的克里斯托弗拿起三明治,送进嘴里。

 

「其实是、有关于前辈的事……」

「……有关格伦的事?」

「是的。对不起。那个、我说的【前辈】是格伦前辈……」

克里斯托弗会称呼为「前辈」的人只有格伦一个。同样隶属特务分室的阿尔伯特,伊芙和巴纳德等人全部用「桑」来称呼。

这是温和而聪明的克里斯托弗故意区分开的,格伦是「特别的存在」的意思。即使格伦离开了一年的现在,这一点也没有改变。当然,这是克里斯托弗对格伦的深深的敬爱,这一点阿尔伯特也非常清楚。

「不、没关系。即使过了一年多也能被像你这样优秀的后辈爱戴,那对过去同甘共苦的同胞、前辈来说,是莫大的荣幸」

阿尔伯特从糖罐里取出方糖放进琥珀色的液体里,用勺子搅拌均匀、无声的催促谈话的进行。

 

「嗯……那个……」
克里斯托弗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害羞似的低下头

「那个……实际上我想和前辈更加亲近……」

 

在克里斯托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拿着茶杯的阿尔伯特瞬间锐利的眯起眼睛

 

 生气了 !!!!  (#^ω^)← 日文里是这个意思 

 

悠闲宁静的咖啡馆的开放露台,一瞬像是被阿尔伯特展开的冰雪结界「冰雪暴风」所笼罩。但实际上并没有咏唱咒文。换句话说,就是气息。

 

(糟糕……?!真心话……?!在是语言的选择上、弄错了?!)


「不是的!不是的!!没有别的想法……那个!是想要加深友谊的意思!」


脸色发青,双手拼命的摆动来解释的克里斯托弗。

阿尔伯特含了一口红茶,解除了自己发动的冰雪结界。

「说来听听……」


(阿尔伯特桑…眼神还是好可怕……不愧是前辈的第一防卫系统①……)

克里斯托弗冷汗直流。

顺便一提,就算突破了在帝国宫廷魔导士团中也是精锐中的精锐,特务分室的王牌阿尔伯特的防线,也有第二第三的防线在等着。同样是特务分室所属的,近战攻击最强之一的「战车」莉艾尔,和大陆最强的第七阶魔术师的瑟莉卡。

克里斯托弗紧张的坐正,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成拳。然后,开始陆陆续续的说起来。

 

「那个,我,一年前对前辈离开军的事非常的难过……。最近,能和前辈交流的机会增加了,我对把前辈卷进来的事非常生气,但是,能和前辈像以前一样的并肩战斗又很高兴。但是,那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这样的想,前辈也许会生气也说不定,要是能为前辈做些什么就好了。但是,怎么做却完全没有头绪,所以,这么想着,想先从了解前辈的事情开始……」

「原来如此,你的心情我已经了解了。现今,格伦已经和我们走上不同的道路了。在那个毫无罪恶的学院里和学生们一起度过安稳的日常受到威胁―――对于这个我也觉得于心不安,绝对不允许发生。但是,今后只要公主还在学院,混乱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想问的吗?」

「非常感谢!前辈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或者阿尔伯特桑的看到的……什么都可以。我会听的!」

「这些直接问本人不是更好吗」

克里斯托弗像是要否定,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样问前辈的话,肯定会害羞的岔开话题不告诉我。大概、和前辈一起时间最长的阿尔伯特桑会比较清楚的知道,我是这么想的……」

 

「这点经常见到,我无法否定……。格伦就是那个性格……说的也是,那个样子」

阿尔伯特赞同了克里斯托弗的话。

于是在了解的范围内,介绍了格伦,像是喜欢的东西之类的,还有在这之前的少年时期的大活跃。


 * * * 

 

 

「也就是说……前辈喜欢年长的吗」

「是吧,那家伙喜欢在军里就很照顾他的塞拉·希尔瓦斯。创造「愚者的世界」的契机也是比格伦年长的孤儿院女性。我是这么听说的」

 

「年下的我是在前辈的守备范围啊……」

无论怎么努力,年龄差是无法改变的啊,克里斯托弗垂下了肩膀。

「嗯,不用灰心。你比格伦更加振作努力,很有希望哦」

「不是指这件事……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坦白说,我更加羡慕比前辈年长的,能让前辈依赖的阿尔伯特桑呢……我也想比前辈更早出生了。但这不行了,所以我会更加努力钻研,变的更强……」

两人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像是闺蜜一般的聊着天。虽然是男的。

 

「羡慕我?不会的」

阿尔伯特神情苦涩的摇了摇头,立即回答道。

「那家伙可是称呼我为【阿尔酱】哦,完全没有年长者的威严,被小看了呢。也从来没有说过敬语……身为年长的前辈没有把他教育好,也是我的无能导致的」

「啊哈哈哈……怎么说呢、真不愧是前辈啊」

 

(虽说是搭档、把被邪道魔术师惧怕的称为“魔王”的阿尔伯特桑用【酱】来称呼……多半是想要亲近吧。真是天真烂漫的小孩子啊)

 

「我也有很多要反省的地方啊、老爹也不好。太惯着他了……」

 

这么说着的阿尔伯特,用叉子把巧克力蛋糕送进嘴里。

 

最惯着格伦的阿尔伯特说出这样的话,克里斯托弗的内心困惑挣扎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额,额……也许是那样。辛苦了……」

「完全是」

阿尔伯特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那仿佛是长年被任性的妻子折腾,辛苦操劳的丈夫的表情。

「……嗯、克里斯托弗。你说出那样的话、有什么具体的事吗?」

「也是呢,说起来……果然还是前几日的社交舞会的那一件呢。我也用望远魔术看见了呢,开心的一起跳Final·Dance(最终舞蹈)的前辈和公主,非常的美丽。表情那么安稳的前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学院的那些学生们也是,非常的开朗活泼,非常喜欢前辈」

阿尔伯特非常认同克里斯托弗的话。

「说的是。一年前我也在那个充满鲜血的战场,没有注意到……格伦,更加适合在阳光下生存呢。我想帮助他守护他所想守护的东西,就算为此赌上我的性命」

阿尔伯特堂堂正正的回答道。这个容姿端丽的美青年,非常的具有威严。

 

这个话语让克里斯托弗瞠目结舌 。

 

(阿尔伯特桑……那个话……)

 

非常的、沉重啊……。

 

阿尔伯特是个重视友情,很讲义气的人,这点克里斯托弗非常清楚,但对格伦已经超出这个范围了。

到那个地步,一般来讲不是已经踏进爱的领域了吗?

顺便一提,前些日子的露米娅护卫作战会议上,在大家面前也说过类似的告白。

 

一定是―――阿尔伯特在格伦的那个身姿和背景下,看见了什么美丽的东西吧。

阿尔伯特见到的一定是和克里斯托弗看到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格伦确实是克里斯托弗敬爱的对象。但是,把格伦和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天平上是做不到的。

即使赌上自己的全部也毫不动摇的贯彻自己的信念―――这样的阿尔伯特的身姿,不也是高贵美丽的存在吗

 

克里斯托弗对那为了重要的东西而战斗的阿尔伯特,和阿尔伯特与格伦构筑起的那无法被代替的美丽世界的两人的羁绊,非常非常的羡慕。

 

片刻,两人心里想着格伦的事,无言的喝着红茶。那真是平静的时光。

 

 

 

―――远处,一个身穿白色衬衫,松松垮垮系着红色领带,但衣服却做工上乘的男子从石板路上走来。

一眼就分辨出宫廷魔导士团那绀色的厚重的礼服,黑发随意扎起的那个男人,向着坐在开放露台的二人走过来,并出声打招呼。

 

「哦、这不是阿尔伯特和克里斯托弗吗。在这种地方真是少见啊」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格伦那明快的表情的进入视线的那一瞬,仿佛见到了重要的东西一般,阿尔伯特的眼睛温和的眯了眯

那个微妙的样子,被正对着的聪明的克里斯托弗看个正着。

但是,确实只是一瞬间的事,阿尔伯特的声音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和克里斯托弗正在说很重要的话。你很碍事」

「喂?!一开口就这么冷淡吗?!而且你那个让人心痛的手势是什么意思!是把我当成狗吗?!」

「没有那种事。狗要可爱的多」

「你这家伙!!这不是说我连狗都不如的意思吗?!」

 

格伦生气的凑近身体,双手轻拍桌子。

克里斯托弗并不对现在阿尔伯特与之前谈话时的态度完全不同抱有疑惑。

真是,不坦率的两个人啊……特别是阿尔伯特桑。克里斯托斯苦笑着,注视着两人拌嘴


「呐ー、克里斯托弗。你也觉得这家伙很可怕吧?」

 

突然搭话,把克里斯托弗吓了一跳。


「诶、我吗?!那种事、绝对没有…?!」

「唉ー……比起我你还是向着阿尔伯特吗?」

 

对于克里斯托弗的回答,格伦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

「那、那种事……对、对了前辈,有点唐突了、刚刚和阿尔伯特桑说了,今天我们大家一起吃饭怎么样?」

「啊、也是。之前也和阿尔伯特说过,下次要一起吃火锅来开战胜萨义德的庆功宴呢。但是这家伙不需要。讨厌的家伙就孤立他吧,其他人集合」

 

用大拇指指着阿尔伯特,格伦半眯着眼睛小声的说。


「前辈、请不要说这话……。大、大家一起?好吗?」


克里斯托弗有些狼狈的试图说服格伦。

 

 

「……话说回来、你们在装饰这么时髦的咖啡馆里做什么?」

 

对格伦歪着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提问,阿尔伯特开口了。

「今天是用私人时间陪着克里斯托弗的」

 

「私、私人时间?!这么说来,不就是约会吗?!等、等下,这么悠闲的样子到底在说什么?!」

「不好意思、是很重要的话。不能和你说」

「什、什么啊?!我很在意啊?!大白天的两个男人!关系很好的喝下午茶?!」

格伦那动摇的、透着难过的神情映入克里斯托弗的眼中,非常心痛的表情。

 

(前辈、误解我和阿尔伯特桑之间的关系了?!阿尔伯特桑也请停止那种让人误会的说话方式……!!)

 

之后一定要拼命解释了……克里斯托弗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担心的注视着格伦和阿尔伯特暂时无法停止的争吵。

 

——————————————————————————————————

①:原文是セコム,查了发现是日本有名的安保公司的名字,所以我猜大概是这个意思...

②:绀色是藏青色的意思


呀,阿尔酱真是傲娇啊,可爱~~~翻这篇完全是为了那句 称呼我为【阿尔酱】哦,可爱爆了。正传也就4卷末尾叫了一回,,再多叫叫嘛,明明这么可爱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