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烟烟

[小魔禁][格伦阿尔]Call Me-P站无授权翻译

阿尔酱真的是太可爱了!超级可爱!想...!因为国内没有粮,只好上P站了,这篇非常可爱!第一次搞翻译,能理解和翻译出来真是差太多了,翻译组都是神啊!!!有很多地方是自己的理解的,和直译有点差距吧,应该不影响理解,有大神能指导下就更好了!

另外是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侵权立刻删除

s所以千万不要转载!!!自己暗喽喽看就行了!!!

原文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291646

————————————————————————————————

Call me

「起来了,格伦」

某一天的午后───

作为露米娅·汀洁尔公主的护卫,阿尔伯特像往常一样踏入了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

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公主和希丝缇娜、莉艾尔一起,去学生食堂吃午饭了。

在3位少女的身边并没有见到那个教师的身影,正思考着今天是不是有别的安排的时候───

从庭院茂密的树荫深处的死角中,传来那个贪睡的男人的呓语声。

靠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格伦正仰面躺着,看起来睡的很舒服的样子。

他睡的很熟,就算阿尔伯特站在旁边盯着也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原帝国宫廷魔导士团所属的家伙竟然如此无防备,即使身为原战友也感到惊讶。

那么

虽然并不是要强制叫醒的状况,但看见的时候,嘴巴就动起来了。

而且天之智慧研究所的那些家伙的魔爪会伸到这里也说不定。

虽然妨碍了睡眠会吵吵嚷嚷的,但现在还是叫醒他吧。

这么想着的叫了一次,但是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格伦」

又叫了一次

果然还是不行

「格伦,起来了」

连一点动作也没有

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不得不采取一点强制手段了。

「…差不多给我起来了,格lun───」

「嗯…」

眼睑动了一下,随后,漆黑的双眸缓缓睁开了。

格伦慢慢的起来,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面对半梦半醒的格伦,阿尔伯特继续说道,「在这种地方睡午觉真是悠闲,如果你是暗杀对象的话,已经被杀10次了」

「───………啊ー…、啊ー……………是、谁啊?……」

一边呐呐自语,一边抬头看的格伦,阿尔伯特瞪大了眼睛。

「…格伦…?」

「哈?………什么、啊、是阿尔伯特啊」

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胡乱擦了擦眼泪,终于清醒过来了。

格伦挠了挠头,有点不高兴的抿起嘴。

「…哼。总算起来了」

「啊ー。稍微、梦见了以前的事」

 

“以前”───那是指什么时候的事呢。

在帝国军的时候的事吗,还是说比这更早的事呢

「────嗯、是被瑟莉卡捡到之前的梦呢。…嗯、那个。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你不是失去了在被阿尔弗涅亚女士捡到之前的记忆吗?」

详细的情况阿尔伯特并不知晓,只是这样子听说了。

「是啊…就是那样。但是、梦里看见的确实是失去的记忆,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就是这么觉得,…睁开眼睛的时候、果然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因为没有记忆而逃避了,那不知何处的虚幻对格伦露出了冷笑

「所以啊、你叫我的时候没有马上醒过来呢」

「………你想说什么?」

「梦里有谁在呼唤我,不过叫的是别的名字,“格伦”这个名字,不是我的本名。这个名字是从瑟莉卡那里得到的。」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是这样吗、啊,是这样的。

阿尔伯特用手托着下巴做出思考状

“失去了被瑟莉卡捡到之前的记忆,也就是说,亲生父母给予的名字也一起消失了。这是当然的,“格伦·勒达斯”并不是真名,格伦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名字。也就是说,现在格伦梦见了【格伦】之前的记忆───这么一回事。

格伦的真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此时此刻,这个真相还隐藏于黑暗之中。

泡沫之梦…要说的话就是这个了。

这样想着,感觉有一点对不起格伦。

做着好梦的时候却胡乱的被叫起来───

「…嘛、也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

格伦小声的自言自语,被风吹散了,阿尔伯特并没有听到。

失去记忆───那是事实。

但是,内心深处存在的那个,黑色的复杂的漩涡,也是事实。

一定…不,大概过去的回忆是与耀眼的回忆相去甚远的吧。

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这个黑色的正体不明的东西的存在。不去回想,这样就好了。不去回想,这样是为了自己。即使恢复了痛苦的回忆,也不会得到什么。

但是───就算这样──────

看向阿尔伯特,格伦小声的说

「如果有一天………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一天」

一阵风,吹动两人的发

「想起本名的那个时候───」

树叶被风卷入空中

「………可以呼唤、那个名字吗?」

…对于平时态度蛮横的格伦来说,这可是少见的发言。风在身边缠绕,吹起头发,格伦把注意力集中到旁边的搭档身上。

突如其来的请求,让阿尔伯特微微睁大了眼睛,也没有注意到格伦微微示弱的态度。

 

一阵沉默之后,阿尔伯特开口了。

「─────我拒绝」

「什么?!」

格伦跳起来看向旁边的男人。

得到与预料相反的回答,格伦向一脸冷漠的男子提出抗议。

「为什么啊?!这种状况会有人拒绝吗ー!?」

「对我来说“格伦·勒达斯”不论从前还是以后都只有你一个人,不会用别的名字来称呼」

 

「呜哇ー…你还是老样子,完全不会变通啊…」

「…哼」

───话说回来,阿尔伯特对格伦的本名也不是那么没有兴趣。

只是,自己不知道的格伦的过去,总觉得有些被疏远了。

遇见格伦的时候就是格伦了,如果现在被告知本来的名字,别扭的感觉也不会马上消除吧。

…不对。

那种事情怎样都行。

没错,单纯的只是害羞而已。

格伦没有注意到阿尔伯特有些微妙的心理,慢慢站了起来。

「───呐」

一步一步靠近

「…别靠过来」

「不论怎样都不行吗?绝对不行?死都不行?」

…死掉的话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这个吐槽还是先别说了

为什么要拘泥于此呢?

阿尔伯特正想后退以保持距离的时候,被格伦牢牢的抓住了手臂───

「是你就好」

格伦直视那双金色的眼瞳说道

「学院里军队里的那些同伴们,白猫和露米娅也是,连瑟莉卡也不知道的我的本名。反正已经是这样了,那最初呼唤它的人要由自己来选择吧?」

那个选择───是阿尔伯特。

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如此坚定的诉说。

被握住的手臂非常有力,要挣脱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好像被缝合了一般,阿尔伯特无法抵抗。

就好像被“愚者的世界”捕获了一样───

「………为什么是我?」

阿尔伯特偏开头问道,而格伦叹息着苦笑了一下

「喂喂、这么愚蠢的问题?你明明知道的吧?」

「少绕弯,回答问题」

「诶~~~~~?真的假的?你不会是那种年纪的少女吧~~」

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语,面对眼前男子锐利的目光也毫不介意。

两人靠的很近,以前常有没什么结果的争吵,也会近距离的抓住阿尔伯特的手臂,但是现在和那些时候的气氛完全不同。

格伦卸下了小孩子的面孔,完全是个大人了───

格伦这个男人,是同时具有两面的“Joker”。

完全看不见平时不正经的格伦,在那个瞬间,面具之下的本来的面目夺人心神。即使捕猎对象是身经百战的阿尔伯特也不例外。

…虽然不想承认,但阿尔伯特是特别的,是格伦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绝对不会放在敌人位置上的人。

逃不掉…

这与魔术师的魔法力优秀与否无关,之前全部都远远的甩开了格伦,从他的手中逃开───一直都是这样的。

“这个样子”的格伦面前,自己是无力的。

「───喂喂、那个脸色!我知道了啦,不好意思啊。呐?不要生气嘛阿尔酱~」

「…不要用那种讨厌的叫法叫我」

「不~要~阿尔酱就是阿尔酱~~对吧~阿~尔~酱~~」

…这个家伙…还是这么孩子气的言行…。

前言撤回、格伦这家伙果然还是小孩子。

「怎么能不听格伦老师说的话呢~?」

半眯着眼咧着嘴傻笑的格伦,简直就是不正经的标杆。

微微感到眩晕的阿尔伯特轻轻叹了口气

「…反正是无聊的事吧?」

考虑也是浪费时间,就问出来了。

「才不是无聊的事」

忽然,格伦的声音沉下来。

「呼唤我的本名吧,阿尔伯特」

───结果、还是回到了原点。

「如果这样和我约定的话,不再叫阿尔酱也可以」

这种无休止的,没有任何好处的争论,却像个笨蛋一样的讨价还价,让对方屈服。

不按对手的节奏走是阿尔伯特贯彻的信念,格伦认为自己也一样无法动摇。

「刚才说的你像是女孩子一样的话,仔细想一想是不一样的。你看、女孩子总是不会得到满足得吧?不管是实体也好话语也好全部都想要。…我执着于你的理由什么的、要怎么说呢、啊啊啊有点别扭啊」

啊啊我明白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即使什么也没有说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

从一开始就明白了

「即使没有语言也能心意相通,正常来看这绝对是“异常”的」

当被这只手抓住,被这双眼看着,就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愚蠢至极,到现在才注意到这种事情。

「但是我啊───」

脸,更加靠近了

不对───

「对于和你的这个“异常”关系───」

靠近的、是嘴唇。

「正因为是你───」

 

格伦倾身覆上了阿尔伯特那微微张开的薄唇

───『想让你呼唤』───

格伦的声音在脑中、心中回响①

好像被合在一起的嘴唇施了魔法一样,满溢而出的爱意不断的同步

这种感觉,与格伦组队进行步调一致的连协战斗时感到的畅快不同。

 

(───啊啊。是这样啊)

望着闭紧的双眼,阿尔伯特眯起眼睛。

(不需要依赖语言这种陈旧的东西。…真是愚蠢)

从一开始就没有抵抗,接受了柔软的舌头的入侵。

就这样任其摆布,真实的,全身心的接受眼前的搭档的全部。

(抱歉。浪费了你的休息时间。你的愿望传达到了───【格伦】)

不知何时,被格伦的手捧住了脸颊。

比自己年幼的,还是小孩子的,正直的格伦,虽然是一时的想法,但想把自身交付给他。

在口腔里搜刮了几圈,细细品尝了嘴唇,才恋恋不舍的缓缓的分开

「…嗯?───哦呀哦呀呀?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哦?」

「………恶劣的家伙。揍你了」

一开口,刚刚那些甜蜜的气氛立刻就消散了。但一向冷漠的,散发生人勿近气场的阿尔伯特的目光,已经不具有危险性了。

真是和平啊

被格伦察觉了这点,又恢复到了平时那傻兮兮的笑容。

被抓住把柄之前先发制人的用手刀攻击了格伦的额头,看起来效果不错,发出了比想象中更加钝的声音。

「好痛!!??等、等下…你这家伙!我说了很痛吧?!干什么啊!?」

「吵死了。你这愚蠢的脸靠的太近了,不愉快,出手也是没办法的吧」

「别把自己的暴力正当化啊?!动手之前先说啊!!反对暴力!!」

「强迫别人的家伙还有脸说啊?」

「讨厌的话反抗不就好了!!诶、刚刚像是少女一样羞涩的等着被吻是谁───」

一瞬间,一道雷光擦着格伦的鼻尖闪过─

那令人熟悉的【闪电枪钉】...

「…下次可不会偏了」

「讨…讨厌~啦ー…眼神很恐怖哦~?阿尔酱」

 

「还·敢·说·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对不起、我胡说的!开玩笑的!!!!」

在这之后,目击到格伦面露死相的被无数【闪电枪钉】追着跑的人多到数不完。

『───能呼唤我的名字吗?搭档』

『…哼。如果你能平安恢复记忆、的话』

 

 

这一定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魔法。

 

——————————————————————————————

①:頭に、心に響くグレンの思い(声)。

这句不知道怎么翻,思い 有爱慕的意思,意会意会就行了


这对真是超可爱!!!虽然超级冷但希望能吃到中文粮吧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