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烟烟

[小魔禁][阿尔格伦]今天的约会在古书店!-P站无授权翻译

嗨呀,上班摸鱼又翻了点出来,照旧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请不要转载!!!

约会超可爱了,这篇短归短还真是不好翻啊,可能我语言水平太渣完全表达不出来......梦想外典的话吧里有巨巨翻译了~

超感谢回复的red,周围都不入坑一个人好冷啊,谢谢回复!谢谢点赞的各位!后面工作忙了估计也没啥时间了,诶

原文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391139

以下作者原话:

梦想外典的小短文(面向读过的人),两个人一起的感觉会很有趣

两人的兴趣是公式书设定,格伦→魔术有关的书籍、论文,阿尔伯特→圣书、圣典(ドラマガ2016年1月号)


——————————————————————————————

今天的约会在古书店!

学究都市费吉托南部的主要街道,是繁华的商业区,食品、杂货、商品、书籍各种各样的店铺多的令人目不暇接

这几天晚上,格伦和阿尔伯特两个人到处追查能实现人的愿望的魔导书「汀珂·贝琳歌的祭祀书」复印本的下落,目前正在这个街区进行调查

今晚,两人到访是商业区中,一般人不知道的小巷最深处的古书店

在确认完店内西侧的书籍之后,格伦向阿尔伯特负责调查的东侧的方向走去

然后,穿过大量书架之间的间隙后,向着身高挺拔的身着宫廷魔导士团礼服的长发男子的背影打了招呼

「阿尔伯特、有什么发现吗?」

「没什么特别的。……看来、你倒是收获颇丰啊」

阿尔伯特一回头就看见格伦拎着的购物篮站在那里,里面装满了教学用课本呀参考书呀,感兴趣的魔导书之类的和祭祀书完全没有关系的各种各样的书籍,像山一样多的堆满篮子。

虽说不会这么简单就找到作为赃物流入费吉托的「汀珂·贝琳歌的祭祀书」,阿尔伯特本身对结果也没有什么的期待,但是脱线到这里来购物是要怎么啊。

当然的,阿尔伯特相当嫌弃①。

「呀ー、好久没有来古书店了、一不小心、呐?」

格伦也觉得这个行为不太好。突然,视线被阿尔伯特手上拿着的东西吸引了。

「等等……你手上的、那个是……!!」

一看见阿尔伯特单手拿着的那一册杂志,格伦吃惊的瞪大眼睛,太惊讶了而向后退了几步。

「竟然是月刊・魔术论文1848年7月号……?!这不是那个出版后、立刻因为禁忌咒法被回收禁售的超稀有书籍吗?!」

「眼睛很尖啊、格伦」

格伦像只猫一样向杂志飞扑过去,但是被阿尔伯特看透了,完美优雅的闪避了。

 

「喂、那个让你拿着也是暴殄天物吧?!给我吧!交出来!!」

 

「哼,天真。禁忌咒法有关的书籍由军部回收销毁的决定你也是知道的吧?」

阿尔伯特的左手高举着杂志,一脸悠然自得的表情,格伦拼命的伸手去够,然而因为两人微妙的身高差,格伦就是够不到杂志。论手脚的长度,阿尔伯特是压倒性的胜利。

「啊—啊—!偏偏、是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拿到!可恶啊!!至少、烧掉之前借给我吧?!」

「借给你就再也不会还回来了。谁要借你啊笨蛋」

「小气!小气!阿尔酱小气鬼!!」

虽然格伦一直否认,但从头到脚都是魔术迷。对格伦来说,这样稀有的论文就在眼前,一次都没有读过就要被烧掉,是无法想像的。

想到这个,格伦眼泪汪汪的拍打阿尔伯特的胸口。

 

「店里保持安静!」

看到这样交流的两人,女性店员叱责。

「对不起……」两人同时向店员小姐的方向弯腰道歉

 

(都是你啰啰嗦嗦的、人家都生气了、阿尔伯特)

(是谁的关系啊……谁的)

 

两人压低声音小声的互相埋汰

格伦说话的时候也不忘偷偷伸出手去够杂志,但是被阿尔伯特拍掉了。计划失败。

 

「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有对策。哼哼、看着吧、阿尔伯特。这个怎么样!」

瞬间就忘记了店员小姐的话的格伦,得意的从手里的购物篮里拿出了一本书。

眼熟的厚装的书籍,紫色书皮上面印着黄金的烫印。

是奥古斯特・德雷斯的名著「ルルイエ异本」②

作为克苏鲁神话的代表性书籍,非常的有名。阿尔伯特也很喜欢,过去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书本身并不是多么稀有的东西,在专门的书店订购就能够买到。

但是,格伦能这么得意的拿出这本书来,绝对是有什么意义的。阿尔伯特思考着,食指弯曲着贴着下巴。

 

像是老古董一般的厚重感……平时总是冷静沉着的男人,突然激动起来。

「那个异本……该不会是第三版吧」

「明鉴啊。真不愧是洞察力十足。就是那样」

ルルイエ异本第三版。

虽然世上认为具有稀有价值的是初版,但如果让真正的狂热者来评价,情况就不同了,真正的本命是第三版。

为什么只能是第三版这个版本呢,虽然解释极为微小,但作者在书中直接描述了这一点。总之是粉丝们垂涎三尺想弄到手的绝品。

「那种事、我也知道。我发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呢。看在原同僚的份上便宜让给你,20里尔怎么样?」

格伦伸出两根手指

格伦给出的价格就连阿尔伯特也目瞪口呆。金币20枚。

顺便一题1枚金币加上几枚银币,就是希丝缇娜那样的学生,当作一个月的零花钱也是相当大的数目了。

再说,格伦拿着的书的表面还贴着5里尔的价格标签。怎么看都是在敲竹杠。

但是,阿尔伯特却是重振精神,摇头回应道

「那个稀有书籍,版本还需要确认,确认出来才能评价其价值。给你免去这项工作,10里尔如何」

「什ー么ー?太便宜了!身为圣典、神书的发烧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的价值。18里尔怎样……!」

「话不多说。13里尔」

两人不断的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店员小姐再次气的发抖,忍无可忍的发出怒吼

「不是说过了店里要保持安静吗!!」

 

就这样,离开的格伦和阿尔伯特一半是被书店赶出去的。

 

 * * *

 

 

 

总之,两人走出书店。格伦抱着一大包的货物,看着远方小声的自语

「……感觉、调查没有什么进展啊?」

「完全是。我一个人来找可能都更加有效率」

 

在格伦边上的阿尔伯特,一脸不愉快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结果,今天也没有掌握「汀珂·贝琳歌的祭祀书」的消息

 

两个人的话,马上就会陷入迷之争吵或者说相声一样的展开,总是脱线的偏离目标

顺便一说,两人交涉之后,决定「月刊・魔术论文1848年7月号」和「ルルイエ异本第三版」互相交换。

原本「月刊・魔术论文」是要被销毁的,但是阿尔伯特因为格伦的关系灵活变通了这个规定。格伦本质并不坏,不需要担心。

 

双手抱着购入的像山一样多的书籍,格伦的脸几乎都要看不见了。走起路来也是摇摇晃晃、慢慢吞吞的,看着就非常危险。虽说退出了一线部队,但从旁边来看简直漏洞百出。

 

实际上对格伦来说,那些漏洞空隙会存在是因为有阿尔伯特在身边的信赖感,阿尔伯特却认为是日子过于和平了,并不知晓其缘由。

 

格伦前进的缓慢,身为同伴的阿尔伯特也只能配合其步调。

 

但是,由于前进的速度太慢,阿尔伯特越来越焦躁。

 

「这么和你一起走,天都要亮了。拿过来」

焦急的阿尔伯特说着,把格伦手上三分之二的负重拿走了。

「嗯、Thank you。不愧是效率厨」

 

阿尔伯特拿走书籍后,格伦露出了爽朗的表情。

 

两人手里抱着书籍,在人山人海的费吉托的最大的繁华街道上走着。整条街都被暖黄色柔和的灯光包围着。

夜幕已深,虽然商店基本都关门了,但是小店和地摊取而代之,显现出夜晚特有的活力。

到处都充满着烤鱼和烤串的香味,和人们嘈杂的脚步声。

「阿尔伯特,今天想吃点什么?昨天我请客了,今天可以AA吧」

像这样,古书店停止营业后的调查也结束了,之后一起去吃迟来的晚餐是这几天的固定路线。

「我没有请客的打算。……你不会在结账前逃走吧」

「这个任务中你只是加班而已,我可是完全的在做免费白工啊!身为年长者,两回里请一回左右的客有什么关系啊?」

「为了学生们的话不是喜不喜欢的的问题。我也知道,说回来、为什么你请客的话就要一起吃饭啊」

「啊、不要这么冷淡嘛。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瑟莉卡因为研究会外出了,一个人吃饭很寂寞啊,中午也大多和那三个学生一起吃」

对于格伦这个任性的要求,阿尔伯特内心是震惊的。

如果瑟莉卡在家的话,格伦很快就会回去的吧。一起吃饭这种谁都可以,只是寂寞的时候凑巧遇到了可以和阿尔伯特一起吃饭的情况③。毫无恶意的发言呢

和一个人的阿尔伯特不同,格伦他有家人。

「嗯、说起来、这边小巷里的浓味炖鱼很不错呢」

 

阿尔伯特心里想着的时候,格伦面露喜色的自语,摇摇晃晃的拐进左边的小巷子里。阿尔伯特也随着格伦的脚步走进去。

听着格伦说今天的晚饭就决定是浓味炖鱼了④,因为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所以也没有什么异议。

不愧是喜欢吃东西,把费吉托称作是自家庭院的格伦,哪里有好吃的知道的非常清楚。阿尔伯特想着,下次也要拜访同一家店。

 

与本来寻找复印本的目的相去甚远,互相购入了对方喜欢的书,帮对方拿了东西,一起吃了晚饭。

前几日,格伦开玩笑说的约会,仿佛是真的一样。说是约会,但也完全没有约会的氛围。

但是,偶尔啊,与一起穿过了无数修罗场的原搭档一起,度过和平的夜晚也不错啊。阿尔伯特的表情柔和了一下。

今天也是一样,费吉托的夜晚更深了。

抬头仰望空中,漆黑的天空映衬之下,隐藏在薄云之后的梅尔加里乌斯的天空之城也神秘的绘画一样浮出了水面。满月月光的照耀下,无法到达的幻想之城包裹着白银的光辉,于夜空中更加壮丽。

 

 

①:原文,嫌味,基本是讨厌的意思

②:ルルイエ異本,著作名翻不出来,直接看吧

③:原文 夕飯をとるのは、特に誰でも良くて寂しくてたまたま都合が良かったからアルベルトと共にしているそういった風にとれる。我翻不出来!求大佬指点啊啊啊啊

④:原文还有这句  何が食べたいか聞いた癖に 语句连不上完全没放出来,真的,急求大佬



[小魔禁][阿尔格伦]单恋同盟-P站无授权翻译

呀♥我又来了~这次也是P站无授权翻译,cp是阿尔格伦,没错这俩我都吃...

这次是克里斯托弗和阿尔酱的谈话呢,设定是超喜欢格伦的阿尔酱,格伦末尾出场,时间大约7卷之后,文里那个萨义德是7卷的小boss,文中小括号都是克里斯托弗的心里想法,文里提到的少年时期大活跃是官方短篇,贴吧有下载。嗯,翻的还是很烂,完全没有进步,有一些地方不好翻,我就照自己的来了。

再重复下,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请不要转载!!!侵权立删。

原作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416631

———————————————————————————————

  单恋同盟


「十分抱歉,这么忙的时候却把您叫出来,阿尔伯特桑」

这是在某个温暖的阳光照耀下的晴朗午后

位于费吉托南部,开放式的露天咖啡馆里

两个身着宫廷魔导士团礼服的年轻男子坐在桌边。阿尔伯特和克里斯托弗。

透过树荫的阳光碎屑在他们的礼服上闪耀
「你这么郑重其事的来找我商量真是少见啊,发生了什么?」
阿尔伯特在咖啡店点的单是超・豪华的下午茶三层塔

最上层摆放着蛋糕、果冻甜品和时令水果制作的水果挞。中间层有着一圈凝脂奶油包裹的小烤饼点心和装饰精致的小蛋糕。最下层是色彩鲜艳的三明治和烟熏三文鱼的料理吐司。英式下午茶的传统风格。

这个是,男人之间可以吃的东西吗……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吃这个超・豪华的下午茶三层塔的克里斯托弗,内心充满疑惑……

「我一个人的话吃不完,你也要吃吗?」

「我、我就不用了……。……额、我就吃三明治就可以了」

虽然阿尔伯特把三层塔向克里斯托弗那边推了推,但是从这个喜欢甜食的大前辈那里夺走甜食的话感觉不太好。

坐立不安的克里斯托弗拿起三明治,送进嘴里。

 

「其实是、有关于前辈的事……」

「……有关格伦的事?」

「是的。对不起。那个、我说的【前辈】是格伦前辈……」

克里斯托弗会称呼为「前辈」的人只有格伦一个。同样隶属特务分室的阿尔伯特,伊芙和巴纳德等人全部用「桑」来称呼。

这是温和而聪明的克里斯托弗故意区分开的,格伦是「特别的存在」的意思。即使格伦离开了一年的现在,这一点也没有改变。当然,这是克里斯托弗对格伦的深深的敬爱,这一点阿尔伯特也非常清楚。

「不、没关系。即使过了一年多也能被像你这样优秀的后辈爱戴,那对过去同甘共苦的同胞、前辈来说,是莫大的荣幸」

阿尔伯特从糖罐里取出方糖放进琥珀色的液体里,用勺子搅拌均匀、无声的催促谈话的进行。

 

「嗯……那个……」
克里斯托弗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害羞似的低下头

「那个……实际上我想和前辈更加亲近……」

 

在克里斯托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拿着茶杯的阿尔伯特瞬间锐利的眯起眼睛

 

 生气了 !!!!  (#^ω^)← 日文里是这个意思 

 

悠闲宁静的咖啡馆的开放露台,一瞬像是被阿尔伯特展开的冰雪结界「冰雪暴风」所笼罩。但实际上并没有咏唱咒文。换句话说,就是气息。

 

(糟糕……?!真心话……?!在是语言的选择上、弄错了?!)


「不是的!不是的!!没有别的想法……那个!是想要加深友谊的意思!」


脸色发青,双手拼命的摆动来解释的克里斯托弗。

阿尔伯特含了一口红茶,解除了自己发动的冰雪结界。

「说来听听……」


(阿尔伯特桑…眼神还是好可怕……不愧是前辈的第一防卫系统①……)

克里斯托弗冷汗直流。

顺便一提,就算突破了在帝国宫廷魔导士团中也是精锐中的精锐,特务分室的王牌阿尔伯特的防线,也有第二第三的防线在等着。同样是特务分室所属的,近战攻击最强之一的「战车」莉艾尔,和大陆最强的第七阶魔术师的瑟莉卡。

克里斯托弗紧张的坐正,放在膝盖上的手握紧成拳。然后,开始陆陆续续的说起来。

 

「那个,我,一年前对前辈离开军的事非常的难过……。最近,能和前辈交流的机会增加了,我对把前辈卷进来的事非常生气,但是,能和前辈像以前一样的并肩战斗又很高兴。但是,那是我单方面的想法。这样的想,前辈也许会生气也说不定,要是能为前辈做些什么就好了。但是,怎么做却完全没有头绪,所以,这么想着,想先从了解前辈的事情开始……」

「原来如此,你的心情我已经了解了。现今,格伦已经和我们走上不同的道路了。在那个毫无罪恶的学院里和学生们一起度过安稳的日常受到威胁―――对于这个我也觉得于心不安,绝对不允许发生。但是,今后只要公主还在学院,混乱也是不可避免的吧。……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什么想问的吗?」

「非常感谢!前辈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或者阿尔伯特桑的看到的……什么都可以。我会听的!」

「这些直接问本人不是更好吗」

克里斯托弗像是要否定,遗憾的摇了摇头。

「这样问前辈的话,肯定会害羞的岔开话题不告诉我。大概、和前辈一起时间最长的阿尔伯特桑会比较清楚的知道,我是这么想的……」

 

「这点经常见到,我无法否定……。格伦就是那个性格……说的也是,那个样子」

阿尔伯特赞同了克里斯托弗的话。

于是在了解的范围内,介绍了格伦,像是喜欢的东西之类的,还有在这之前的少年时期的大活跃。


 * * * 

 

 

「也就是说……前辈喜欢年长的吗」

「是吧,那家伙喜欢在军里就很照顾他的塞拉·希尔瓦斯。创造「愚者的世界」的契机也是比格伦年长的孤儿院女性。我是这么听说的」

 

「年下的我是在前辈的守备范围啊……」

无论怎么努力,年龄差是无法改变的啊,克里斯托弗垂下了肩膀。

「嗯,不用灰心。你比格伦更加振作努力,很有希望哦」

「不是指这件事……我还只是个小孩子。坦白说,我更加羡慕比前辈年长的,能让前辈依赖的阿尔伯特桑呢……我也想比前辈更早出生了。但这不行了,所以我会更加努力钻研,变的更强……」

两人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像是闺蜜一般的聊着天。虽然是男的。

 

「羡慕我?不会的」

阿尔伯特神情苦涩的摇了摇头,立即回答道。

「那家伙可是称呼我为【阿尔酱】哦,完全没有年长者的威严,被小看了呢。也从来没有说过敬语……身为年长的前辈没有把他教育好,也是我的无能导致的」

「啊哈哈哈……怎么说呢、真不愧是前辈啊」

 

(虽说是搭档、把被邪道魔术师惧怕的称为“魔王”的阿尔伯特桑用【酱】来称呼……多半是想要亲近吧。真是天真烂漫的小孩子啊)

 

「我也有很多要反省的地方啊、老爹也不好。太惯着他了……」

 

这么说着的阿尔伯特,用叉子把巧克力蛋糕送进嘴里。

 

最惯着格伦的阿尔伯特说出这样的话,克里斯托弗的内心困惑挣扎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额,额……也许是那样。辛苦了……」

「完全是」

阿尔伯特闭上眼,长长叹了一口气。

那仿佛是长年被任性的妻子折腾,辛苦操劳的丈夫的表情。

「……嗯、克里斯托弗。你说出那样的话、有什么具体的事吗?」

「也是呢,说起来……果然还是前几日的社交舞会的那一件呢。我也用望远魔术看见了呢,开心的一起跳Final·Dance(最终舞蹈)的前辈和公主,非常的美丽。表情那么安稳的前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学院的那些学生们也是,非常的开朗活泼,非常喜欢前辈」

阿尔伯特非常认同克里斯托弗的话。

「说的是。一年前我也在那个充满鲜血的战场,没有注意到……格伦,更加适合在阳光下生存呢。我想帮助他守护他所想守护的东西,就算为此赌上我的性命」

阿尔伯特堂堂正正的回答道。这个容姿端丽的美青年,非常的具有威严。

 

这个话语让克里斯托弗瞠目结舌 。

 

(阿尔伯特桑……那个话……)

 

非常的、沉重啊……。

 

阿尔伯特是个重视友情,很讲义气的人,这点克里斯托弗非常清楚,但对格伦已经超出这个范围了。

到那个地步,一般来讲不是已经踏进爱的领域了吗?

顺便一提,前些日子的露米娅护卫作战会议上,在大家面前也说过类似的告白。

 

一定是―――阿尔伯特在格伦的那个身姿和背景下,看见了什么美丽的东西吧。

阿尔伯特见到的一定是和克里斯托弗看到的完全不同的世界。

 

格伦确实是克里斯托弗敬爱的对象。但是,把格伦和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放在天平上是做不到的。

即使赌上自己的全部也毫不动摇的贯彻自己的信念―――这样的阿尔伯特的身姿,不也是高贵美丽的存在吗

 

克里斯托弗对那为了重要的东西而战斗的阿尔伯特,和阿尔伯特与格伦构筑起的那无法被代替的美丽世界的两人的羁绊,非常非常的羡慕。

 

片刻,两人心里想着格伦的事,无言的喝着红茶。那真是平静的时光。

 

 

 

―――远处,一个身穿白色衬衫,松松垮垮系着红色领带,但衣服却做工上乘的男子从石板路上走来。

一眼就分辨出宫廷魔导士团那绀色的厚重的礼服,黑发随意扎起的那个男人,向着坐在开放露台的二人走过来,并出声打招呼。

 

「哦、这不是阿尔伯特和克里斯托弗吗。在这种地方真是少见啊」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格伦那明快的表情的进入视线的那一瞬,仿佛见到了重要的东西一般,阿尔伯特的眼睛温和的眯了眯

那个微妙的样子,被正对着的聪明的克里斯托弗看个正着。

但是,确实只是一瞬间的事,阿尔伯特的声音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和克里斯托弗正在说很重要的话。你很碍事」

「喂?!一开口就这么冷淡吗?!而且你那个让人心痛的手势是什么意思!是把我当成狗吗?!」

「没有那种事。狗要可爱的多」

「你这家伙!!这不是说我连狗都不如的意思吗?!」

 

格伦生气的凑近身体,双手轻拍桌子。

克里斯托弗并不对现在阿尔伯特与之前谈话时的态度完全不同抱有疑惑。

真是,不坦率的两个人啊……特别是阿尔伯特桑。克里斯托斯苦笑着,注视着两人拌嘴


「呐ー、克里斯托弗。你也觉得这家伙很可怕吧?」

 

突然搭话,把克里斯托弗吓了一跳。


「诶、我吗?!那种事、绝对没有…?!」

「唉ー……比起我你还是向着阿尔伯特吗?」

 

对于克里斯托弗的回答,格伦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

「那、那种事……对、对了前辈,有点唐突了、刚刚和阿尔伯特桑说了,今天我们大家一起吃饭怎么样?」

「啊、也是。之前也和阿尔伯特说过,下次要一起吃火锅来开战胜萨义德的庆功宴呢。但是这家伙不需要。讨厌的家伙就孤立他吧,其他人集合」

 

用大拇指指着阿尔伯特,格伦半眯着眼睛小声的说。


「前辈、请不要说这话……。大、大家一起?好吗?」


克里斯托弗有些狼狈的试图说服格伦。

 

 

「……话说回来、你们在装饰这么时髦的咖啡馆里做什么?」

 

对格伦歪着头,一脸不可思议的提问,阿尔伯特开口了。

「今天是用私人时间陪着克里斯托弗的」

 

「私、私人时间?!这么说来,不就是约会吗?!等、等下,这么悠闲的样子到底在说什么?!」

「不好意思、是很重要的话。不能和你说」

「什、什么啊?!我很在意啊?!大白天的两个男人!关系很好的喝下午茶?!」

格伦那动摇的、透着难过的神情映入克里斯托弗的眼中,非常心痛的表情。

 

(前辈、误解我和阿尔伯特桑之间的关系了?!阿尔伯特桑也请停止那种让人误会的说话方式……!!)

 

之后一定要拼命解释了……克里斯托弗一边冒着冷汗,一边担心的注视着格伦和阿尔伯特暂时无法停止的争吵。

 

——————————————————————————————————

①:原文是セコム,查了发现是日本有名的安保公司的名字,所以我猜大概是这个意思...

②:绀色是藏青色的意思


呀,阿尔酱真是傲娇啊,可爱~~~翻这篇完全是为了那句 称呼我为【阿尔酱】哦,可爱爆了。正传也就4卷末尾叫了一回,,再多叫叫嘛,明明这么可爱




同样的P站无授权汉化,请不要转载,请不要转载,请不要转载,侵权立删

原作地址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3805966

啊啊这对真是太可爱了忍不住翻了,P图水平和翻译水平一如既往的渣,你们看看就好....

另外アルちゃん!!!かわいい!!!かわいい!!!かわいい!!!

[小魔禁][格伦阿尔]Call Me-P站无授权翻译

阿尔酱真的是太可爱了!超级可爱!想...!因为国内没有粮,只好上P站了,这篇非常可爱!第一次搞翻译,能理解和翻译出来真是差太多了,翻译组都是神啊!!!有很多地方是自己的理解的,和直译有点差距吧,应该不影响理解,有大神能指导下就更好了!

另外是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P站无授权翻译!侵权立刻删除

s所以千万不要转载!!!自己暗喽喽看就行了!!!

原文地址  https://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8291646

————————————————————————————————

Call me

「起来了,格伦」

某一天的午后───

作为露米娅·汀洁尔公主的护卫,阿尔伯特像往常一样踏入了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

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公主和希丝缇娜、莉艾尔一起,去学生食堂吃午饭了。

在3位少女的身边并没有见到那个教师的身影,正思考着今天是不是有别的安排的时候───

从庭院茂密的树荫深处的死角中,传来那个贪睡的男人的呓语声。

靠近一看果然不出所料。

格伦正仰面躺着,看起来睡的很舒服的样子。

他睡的很熟,就算阿尔伯特站在旁边盯着也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原帝国宫廷魔导士团所属的家伙竟然如此无防备,即使身为原战友也感到惊讶。

那么

虽然并不是要强制叫醒的状况,但看见的时候,嘴巴就动起来了。

而且天之智慧研究所的那些家伙的魔爪会伸到这里也说不定。

虽然妨碍了睡眠会吵吵嚷嚷的,但现在还是叫醒他吧。

这么想着的叫了一次,但是完全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格伦」

又叫了一次

果然还是不行

「格伦,起来了」

连一点动作也没有

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不得不采取一点强制手段了。

「…差不多给我起来了,格lun───」

「嗯…」

眼睑动了一下,随后,漆黑的双眸缓缓睁开了。

格伦慢慢的起来,叹了一口气,耸了耸肩膀。面对半梦半醒的格伦,阿尔伯特继续说道,「在这种地方睡午觉真是悠闲,如果你是暗杀对象的话,已经被杀10次了」

「───………啊ー…、啊ー……………是、谁啊?……」

一边呐呐自语,一边抬头看的格伦,阿尔伯特瞪大了眼睛。

「…格伦…?」

「哈?………什么、啊、是阿尔伯特啊」

伸着懒腰,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胡乱擦了擦眼泪,终于清醒过来了。

格伦挠了挠头,有点不高兴的抿起嘴。

「…哼。总算起来了」

「啊ー。稍微、梦见了以前的事」

 

“以前”───那是指什么时候的事呢。

在帝国军的时候的事吗,还是说比这更早的事呢

「────嗯、是被瑟莉卡捡到之前的梦呢。…嗯、那个。我没有和你说过吗?」

「…你不是失去了在被阿尔弗涅亚女士捡到之前的记忆吗?」

详细的情况阿尔伯特并不知晓,只是这样子听说了。

「是啊…就是那样。但是、梦里看见的确实是失去的记忆,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就是这么觉得,…睁开眼睛的时候、果然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因为没有记忆而逃避了,那不知何处的虚幻对格伦露出了冷笑

「所以啊、你叫我的时候没有马上醒过来呢」

「………你想说什么?」

「梦里有谁在呼唤我,不过叫的是别的名字,“格伦”这个名字,不是我的本名。这个名字是从瑟莉卡那里得到的。」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但是是这样吗、啊,是这样的。

阿尔伯特用手托着下巴做出思考状

“失去了被瑟莉卡捡到之前的记忆,也就是说,亲生父母给予的名字也一起消失了。这是当然的,“格伦·勒达斯”并不是真名,格伦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名字。也就是说,现在格伦梦见了【格伦】之前的记忆───这么一回事。

格伦的真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此时此刻,这个真相还隐藏于黑暗之中。

泡沫之梦…要说的话就是这个了。

这样想着,感觉有一点对不起格伦。

做着好梦的时候却胡乱的被叫起来───

「…嘛、也不是什么快乐的回忆」

格伦小声的自言自语,被风吹散了,阿尔伯特并没有听到。

失去记忆───那是事实。

但是,内心深处存在的那个,黑色的复杂的漩涡,也是事实。

一定…不,大概过去的回忆是与耀眼的回忆相去甚远的吧。

如果不是这样,就无法解释这个黑色的正体不明的东西的存在。不去回想,这样就好了。不去回想,这样是为了自己。即使恢复了痛苦的回忆,也不会得到什么。

但是───就算这样──────

看向阿尔伯特,格伦小声的说

「如果有一天………不知道会不会有这一天」

一阵风,吹动两人的发

「想起本名的那个时候───」

树叶被风卷入空中

「………可以呼唤、那个名字吗?」

…对于平时态度蛮横的格伦来说,这可是少见的发言。风在身边缠绕,吹起头发,格伦把注意力集中到旁边的搭档身上。

突如其来的请求,让阿尔伯特微微睁大了眼睛,也没有注意到格伦微微示弱的态度。

 

一阵沉默之后,阿尔伯特开口了。

「─────我拒绝」

「什么?!」

格伦跳起来看向旁边的男人。

得到与预料相反的回答,格伦向一脸冷漠的男子提出抗议。

「为什么啊?!这种状况会有人拒绝吗ー!?」

「对我来说“格伦·勒达斯”不论从前还是以后都只有你一个人,不会用别的名字来称呼」

 

「呜哇ー…你还是老样子,完全不会变通啊…」

「…哼」

───话说回来,阿尔伯特对格伦的本名也不是那么没有兴趣。

只是,自己不知道的格伦的过去,总觉得有些被疏远了。

遇见格伦的时候就是格伦了,如果现在被告知本来的名字,别扭的感觉也不会马上消除吧。

…不对。

那种事情怎样都行。

没错,单纯的只是害羞而已。

格伦没有注意到阿尔伯特有些微妙的心理,慢慢站了起来。

「───呐」

一步一步靠近

「…别靠过来」

「不论怎样都不行吗?绝对不行?死都不行?」

…死掉的话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这个吐槽还是先别说了

为什么要拘泥于此呢?

阿尔伯特正想后退以保持距离的时候,被格伦牢牢的抓住了手臂───

「是你就好」

格伦直视那双金色的眼瞳说道

「学院里军队里的那些同伴们,白猫和露米娅也是,连瑟莉卡也不知道的我的本名。反正已经是这样了,那最初呼唤它的人要由自己来选择吧?」

那个选择───是阿尔伯特。

黑曜石一般的眼瞳如此坚定的诉说。

被握住的手臂非常有力,要挣脱并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好像被缝合了一般,阿尔伯特无法抵抗。

就好像被“愚者的世界”捕获了一样───

「………为什么是我?」

阿尔伯特偏开头问道,而格伦叹息着苦笑了一下

「喂喂、这么愚蠢的问题?你明明知道的吧?」

「少绕弯,回答问题」

「诶~~~~~?真的假的?你不会是那种年纪的少女吧~~」

说着意味不明的话语,面对眼前男子锐利的目光也毫不介意。

两人靠的很近,以前常有没什么结果的争吵,也会近距离的抓住阿尔伯特的手臂,但是现在和那些时候的气氛完全不同。

格伦卸下了小孩子的面孔,完全是个大人了───

格伦这个男人,是同时具有两面的“Joker”。

完全看不见平时不正经的格伦,在那个瞬间,面具之下的本来的面目夺人心神。即使捕猎对象是身经百战的阿尔伯特也不例外。

…虽然不想承认,但阿尔伯特是特别的,是格伦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绝对不会放在敌人位置上的人。

逃不掉…

这与魔术师的魔法力优秀与否无关,之前全部都远远的甩开了格伦,从他的手中逃开───一直都是这样的。

“这个样子”的格伦面前,自己是无力的。

「───喂喂、那个脸色!我知道了啦,不好意思啊。呐?不要生气嘛阿尔酱~」

「…不要用那种讨厌的叫法叫我」

「不~要~阿尔酱就是阿尔酱~~对吧~阿~尔~酱~~」

…这个家伙…还是这么孩子气的言行…。

前言撤回、格伦这家伙果然还是小孩子。

「怎么能不听格伦老师说的话呢~?」

半眯着眼咧着嘴傻笑的格伦,简直就是不正经的标杆。

微微感到眩晕的阿尔伯特轻轻叹了口气

「…反正是无聊的事吧?」

考虑也是浪费时间,就问出来了。

「才不是无聊的事」

忽然,格伦的声音沉下来。

「呼唤我的本名吧,阿尔伯特」

───结果、还是回到了原点。

「如果这样和我约定的话,不再叫阿尔酱也可以」

这种无休止的,没有任何好处的争论,却像个笨蛋一样的讨价还价,让对方屈服。

不按对手的节奏走是阿尔伯特贯彻的信念,格伦认为自己也一样无法动摇。

「刚才说的你像是女孩子一样的话,仔细想一想是不一样的。你看、女孩子总是不会得到满足得吧?不管是实体也好话语也好全部都想要。…我执着于你的理由什么的、要怎么说呢、啊啊啊有点别扭啊」

啊啊我明白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即使什么也没有说也能理解对方的想法」

从一开始就明白了

「即使没有语言也能心意相通,正常来看这绝对是“异常”的」

当被这只手抓住,被这双眼看着,就没有拒绝的权利了

愚蠢至极,到现在才注意到这种事情。

「但是我啊───」

脸,更加靠近了

不对───

「对于和你的这个“异常”关系───」

靠近的、是嘴唇。

「正因为是你───」

 

格伦倾身覆上了阿尔伯特那微微张开的薄唇

───『想让你呼唤』───

格伦的声音在脑中、心中回响①

好像被合在一起的嘴唇施了魔法一样,满溢而出的爱意不断的同步

这种感觉,与格伦组队进行步调一致的连协战斗时感到的畅快不同。

 

(───啊啊。是这样啊)

望着闭紧的双眼,阿尔伯特眯起眼睛。

(不需要依赖语言这种陈旧的东西。…真是愚蠢)

从一开始就没有抵抗,接受了柔软的舌头的入侵。

就这样任其摆布,真实的,全身心的接受眼前的搭档的全部。

(抱歉。浪费了你的休息时间。你的愿望传达到了───【格伦】)

不知何时,被格伦的手捧住了脸颊。

比自己年幼的,还是小孩子的,正直的格伦,虽然是一时的想法,但想把自身交付给他。

在口腔里搜刮了几圈,细细品尝了嘴唇,才恋恋不舍的缓缓的分开

「…嗯?───哦呀哦呀呀?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哦?」

「………恶劣的家伙。揍你了」

一开口,刚刚那些甜蜜的气氛立刻就消散了。但一向冷漠的,散发生人勿近气场的阿尔伯特的目光,已经不具有危险性了。

真是和平啊

被格伦察觉了这点,又恢复到了平时那傻兮兮的笑容。

被抓住把柄之前先发制人的用手刀攻击了格伦的额头,看起来效果不错,发出了比想象中更加钝的声音。

「好痛!!??等、等下…你这家伙!我说了很痛吧?!干什么啊!?」

「吵死了。你这愚蠢的脸靠的太近了,不愉快,出手也是没办法的吧」

「别把自己的暴力正当化啊?!动手之前先说啊!!反对暴力!!」

「强迫别人的家伙还有脸说啊?」

「讨厌的话反抗不就好了!!诶、刚刚像是少女一样羞涩的等着被吻是谁───」

一瞬间,一道雷光擦着格伦的鼻尖闪过─

那令人熟悉的【闪电枪钉】...

「…下次可不会偏了」

「讨…讨厌~啦ー…眼神很恐怖哦~?阿尔酱」

 

「还·敢·说·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对不起、我胡说的!开玩笑的!!!!」

在这之后,目击到格伦面露死相的被无数【闪电枪钉】追着跑的人多到数不完。

『───能呼唤我的名字吗?搭档』

『…哼。如果你能平安恢复记忆、的话』

 

 

这一定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魔法。

 

——————————————————————————————

①:頭に、心に響くグレンの思い(声)。

这句不知道怎么翻,思い 有爱慕的意思,意会意会就行了


这对真是超可爱!!!虽然超级冷但希望能吃到中文粮吧